<cite id="izaac"></cite>
    1. <tt id="izaac"></tt>
        <cite id="izaac"></cite>

          <cite id="izaac"></cite>
            <rp id="izaac"></rp>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蘑菇學法(一更)

              書名:和離前夜,她變成了蘑菇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青花燃 更新時間:2020-12-29 23:06:13

                “那個……”寧青青踮著腳, 勾著脖頸,拼命往蓮后看。

                謝無妄無情地牽住她身上那件大白袍的袍袖,帶著她走向被捆成五個浮屠子的毛英俊。

                根本不理會她那根快要擰成麻花的小脖頸。

                “是誰是誰?那個男的是誰呀?”她嘀嘀咕咕地問。

                “別看。”謝無妄抬起一只大手, 將她的腦袋轉了回來,“臟。”

                寧青青:“……”

                隨著謝無妄一步步走近,嘶吼咆哮的毛英俊漸漸便沒了聲音,連右手掌心那根無能狂怒的魔刺也收了回去。

                即便已經徹底入魔, 但是面對謝無妄時, 仍舊保留著源自骨子里的服從和敬畏。

                寧青青的心神也安定了下來。

                她抿住唇, 前后晃了晃自己的肩膀。

                謝無妄那件大白袍披在她的身上, 兩只長長的袖子便吊在她的雙肩下面, 右邊的袖子被他牽在手中,她甩了兩下, 沒能甩得開。

                走到毛英俊面前, 站定。

                寧青青把大藤球挪了下來,將裹得圓圓胖胖的毛英俊供在了謝無妄眼前。

                毛英俊的臉已徹底被魔紋占據, 本該是心智全失,但隨著謝無妄的氣勢一點點壓迫過去,毛英俊那雙漆黑無光的瞳眸漸漸震顫了起來, 頭顱下俯, 無意識地流露出無可抵抗、絕對臣服的姿態。

                “你比妖魔可怕多了。”寧青青實事求是地對謝無妄說。

                謝無妄淡笑,黑眸清冷,看不出一絲情緒。

                他懶懶地搖頭:“毛英俊,是我在逃亡路上撿的。”

                寧青青微愕,一頓一頓地轉頭看他。

                在謝無妄開口說話時, 困在藤球中的毛英俊徹底不再發出掙扎的低吼聲,只呼哧呼哧地喘出絲絲縷縷腥黑的臭氣。

                “因為相貌丑陋, 毛英俊自小受盡欺侮,親人逝世之后,他被村民驅出村莊。”謝無妄的目光平靜地落在毛英俊的臉上,“掙扎著活了下來,獨自在深山長大,無師自通踏入修真之途,練就一身好本領。他成年之后,替周遭村莊驅逐野獸,給孤兒寡母送狍子山雞,庇護一方。因為形貌更加駭人,所以旁人仍然將他視作非人,見面便喊打喊殺。”

                寧青青怔怔轉頭望向毛英俊。

                只見他那雙純黑的眼睛不斷地向后翻動,隱約能看出些掙扎之意。

                “他真是個大好人。”寧青青感嘆道,“要是我,才不會幫那些欺負人的家伙!”

                謝無妄看著她,似笑非笑:“倘若阿青路遇兇獸襲擊傷人,可會出手相助?”

                寧青青毫不猶豫地點點頭:“會呀!”

                “那么,阿青看到陌生孩兒餓到號啕大哭,可會贈予吃食?”

                “當然會啦!”寬大的白袍中,揚起一張雪白的小臉。

                因為帶著內傷,她的臉頰毫無血色,白得近乎透明,容色添了幾分憔悴,更顯嬌美動人。

                謝無妄的眸光不自覺地柔和了些,唇角勾起一絲溫涼的微笑:“阿青又怎知,你救下的傷者、老幼,會不會正是那些欺負過毛英俊的人?”

                寧青青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嗯……”

                他稍微靠近了一些:“也許他們不認得毛英俊,但他們可能欺過張英俊、楊英俊。如此,便不救了?”

                她思忖片刻,憂郁地垂下眼角:“要救。畢竟救人的時候,我也不可能先問清楚他有沒有做過壞事,再衡量一遍他該不該救呀。”

                謝無妄頷首道:“所以阿青出手,是對事而不是對人。欽定律法正是如此,當你執起法筆之時,視野之中,人無善惡黑白,不計余德、不管積怨,將天下萬民一律視為芻狗,如此,才能定出中正之法。”

                寧青青知道,謝無妄又在教她。

                本來該是一個很令蘑菇頭疼的道理,不過與毛英俊的事情放在一處看,倒是簡單了許多。

                謝無妄臉上浮起懶散的笑意。

                他道:“我吃了毛英俊三只烤兔子,聽他講了一夜他自己的故事,凌晨時,我頓悟法理晉階道君,滅殺追兵,從此天下無敵。”

                寧青青:“……”

                她后知后覺回過了神。

                那個時候,謝無妄必定身陷最大的危機和困境,身后有追兵,他卻停下來聽毛英俊聊了一整夜,很顯然,當時他已經走到了真正的窮途絕境,過了這一夜,便是與敵人一決生死之時。

                人煌族少主以殺戳證道,踏著仇敵的血走到了山窮水盡的末路,卻遇上了“以德報怨”的毛英俊。

                在此之前,謝無妄的心中必定只裝盛著復仇的火。

                但在那一夜之后,他撥開了仇恨的迷霧,超脫殺戮,看清了自己的道。

                法度。

                冷冰冰的法理,正如天地視萬物為芻狗的“不仁”。

                謝無妄以殺戮證道,以“不仁”之道超脫了仇恨,成就一代圣君,穩固天下太平。

                “從此,毛英俊便跟隨于我。一步一步走來,終成一殿之主。”謝無妄語氣平淡。

                寧青青感慨地望向毛英俊,再不覺得他容顏丑陋。

                她的心中有些難過。

                毛英俊明明是一個好人,他只是被魔毒給侵害了。

                謝無妄笑了笑,漫不經心地從廣袖中揚出一只手。

                “阿青,”謝無妄淡聲道,“收靈力,轉身。”

                寧青青的眉頭煩惱地擰成了一個小揪揪。

                她慢吞吞地開始轉身,拖著調子:“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么一定要殺他?”

                原本她只是不解,不明白毛英俊非死不可的理由,但是聽了他的過往之后,她不禁有些同情毛英俊。

                謝無妄的聲音好聽,尤其是一本正經地教她些什么的時候,清冷的語氣特別有魅力:“律,不追溯過往,也不赦特例。”

                寧青青:“……”有點沒聽懂。

                不對,是全部沒聽懂。

                她的蘑菇腦袋需要理上一理。

                她不習慣一心二用,認真思忖時,動作便停了下來,微微偏著頭,盯住謝無妄的側臉陷入了沉思。

                于是謝無妄也沒有著急動手,而是靜靜垂手等著她。

                過了一會兒,她的眼睛里慢慢浮起了一點明亮的光芒:“不追溯過往我好像明白了,是不是這樣――比如忽然有一天,你定了一條新的律法,律法規定不可以吃香酥小銀魚,違者就要掉腦袋。”

                謝無妄:“……”

                他鼓勵地看著她。

                寧青青繼續琢磨:“雖然聽起來很離譜,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從此誰都不吃香酥小銀魚便是了。但是,若是律法可以追溯過往,那么昨日、前日、去年、前年吃過香酥小銀魚的人都得掉腦袋,這樣肯定不行啊,誰的性命安全都沒了保障,天下人肯定是要造反的。”

                “而且,”她點著頭,“在昨日之前,吃香酥小銀魚明明就不違背律法,若是今日卻要追究昨日吃魚的罪過,那這道律,便成了自己打自己,全無權威可言。所以,律法必定不能追溯過往之罪!”

                “阿青聰慧。”謝無妄頷首。

                既然教了她如何制定律法,順便就將修改與執行時的原則也一并教給她。

                “至于不赦特例……”寧青青摸著下巴,“像毛英俊這樣的情況,便算是特例。”

                毛英俊不是壞人。這么多年跟在謝無妄身邊,征戰天下,降妖除魔,能夠成為一殿之主,身上的功勛必定數也數不清。

                更重要的是,他觸犯律法,只是因為被魔毒控制,并非本心。

                如果能夠驅除了魔毒,毛英俊便還是正常的毛英俊、好人毛英俊、英勇戰將毛英俊。為何留不得?

                謝無妄見她實在是想不明白,眉心越擰越緊,兩道漂亮的煙云眉都快要打起結來,不禁挑了下眉梢,抬手不輕不重地摁住她的額頭。

                寧青青:“!”

                受傷之后,身上那些因為蓮霧影響而絲絲亂躥的熱流倒是已經消失無蹤了,但是多多少少還是受些影響,肌膚相觸,心臟立刻懸了起來,浮在半空欲跳不跳。

                “不熱。”謝無妄不動聲色地碾平了她的眉心,收手,“沒有感染魔毒。”

                “哦……”

                “阿青你想,”他看著她,“倘若因為毛英俊無心殺人而被赦免,那么在他之后,走火入魔殺人該不該死?被奪舍殺人該不該死?誤食幻藥而殺人該不該死?‘無心’的緣由只會越來越多,這一例特赦,便會成為大堤之上的第一道口子,成為有能力者的護身之符。”

                “由此催生出的循私舞弊、暗中交易將數不勝數,假以時日,以權謀私輩放縱狂歡,弱勢者被肆意踐踏且無處伸冤。揭開道律光鮮表皮,底下將藏滿一片烏煙瘴氣。”

                “所以不是毛英俊該死,而是鐵律如山,分毫不可撼動。”

                他的語氣很平靜,把道理也講得很簡單,方便她能不動腦子就聽懂。

                聽著他不緊不慢、沉穩清冷的聲音,她的心臟卻是忽上忽下,狠狠驚駭了一番。

                這些是她不曾想到的。

                “明白了。”她點了點頭,“有了開口,人心便容易浮動,想方設法替自己親人脫罪的人會越來越多,鉆律法空子的手段將層出不窮。與其出了亂象再行懲治,倒不如鐵腕無情,從源頭杜絕一切。”

                謝無妄望向藤球中的毛英俊。

                “倘若他能清醒,必會自絕于世。”說這句話的時候,謝無妄的聲音有些飄忽,絲毫也不顯鄭重,“毛英俊一生坦蕩干凈,容不下污垢。”

                四目相對。

                寧青青清晰地看見,毛英俊眸中的黑色魔毒褪去少許,眼角漸漸變得濕潤,上唇微微掀起,喉嚨里面發出了“嗬嗬”的低吼聲。

                像是央求謝無妄動手殺死他。

                謝無妄從廣袖中揚出了手。

                他的動作沒有絲毫遲疑,哪怕眼前之人與他相交千年。

                “阿青。”他示意她收掉菌絲,他來滅殺毛英俊。

                “既然他非死不可,那就讓我試試吧。”寧蘑菇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11079 3894658 MjAyMC8xMC8yNS8jIyMxMTA3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0/25/11079_3894658.html
              3788彩票网 www.ox6o.com:黑山县| www.vxaing1.com:镇康县| www.boomtownbabylon.com:吴川市| www.soulmotivedjs.com:新竹县| www.bikerzworld.com:夏河县| www.chimuwaza.com:大冶市| www.jinglongbj.com:怀来县| www.wxjieyun.com:大英县| www.digitalcartonprinter.com:梅河口市| www.levelnsquare.com:伊宁市| www.alternateexpressions.com:龙州县| www.caitoule.com:永福县| www.w6882.com:吕梁市| www.gupwz.com:漳浦县| www.iphonecheckbook.com:南溪县| www.yklblm.com:盐边县| www.streebon.com:泸州市| www.cerveaures.com:龙门县| www.rcybgg.com:永福县| www.ethanfish.com:溆浦县| www.takarasushioakland.com:东安县| www.bccc14.com:临猗县| www.kingston-university.net:吉水县| www.fastdiethub.com:循化| www.hongxinyu888.com:遂昌县| www.lishurong.com:右玉县| www.ottomantranslate.com:泸水县| www.bethesdauk.com:寿阳县| www.fw776.com:汨罗市| www.zybrickmachine.com:庄河市| www.kmm-llc.com:淮阳县| www.zghnfzw.com:隆安县| www.sweetandnastyburlesque.com:黑山县| www.knightsvisual.com:贵州省| www.ajseger.com:图木舒克市| www.shermantheband.com:吴江市| www.mwakazi.com:华安县| www.alternateexpressions.com:京山县| www.wwwhg8194.com:开江县| www.ahtydzs.com:临邑县| www.hg22773.com:盐城市| www.yupaixieye.com:芜湖市| www.cfdgl.com:木里| www.283312.com:新宁县| www.jxhysd.com:滦南县| www.g08488.com:四会市| www.myo89.com:明光市| www.zikao363.com:城固县| www.zhengyuxiangsu.com:叙永县| www.pj88837.com:澜沧| www.brandshoesbar.com:汝阳县| www.vspotring.com:成安县| www.24drugstore.net:太仓市| www.fedormatsko.com:鹤壁市| www.supermoveme.com:团风县| www.xiutyj.com:洪雅县| www.cp3115.com:桂平市| www.mwakazi.com:泉州市| www.auburnoysterbar.com:修水县| www.masjixie.com:泰宁县| www.yumingxiqing.com:监利县| www.798666z.com:兰考县| www.assurancecarolefortin.com:醴陵市| www.miguelduhamel.com:麻城市| www.cdgyn.cn:南平市| www.francebittorrent.com:惠州市| www.basicherbals.com:郸城县| www.lcfcyy.com:朔州市| www.bozhce.com:孝感市| www.adarkersideofme.com:阿拉尔市| www.gcxlsj.com:怀化市| www.tadalafil1.com:即墨市| www.gerakansehat.com:左权县| www.brgbf.com:鸡东县| www.glviagragtr.com:昭平县| www.tomandsuzie.com:富宁县| www.anmsn.com:清涧县| www.salvedining.com:平泉县| www.hooterspanama.com:大英县| www.spielothekspiele.com:绿春县| www.cdcxsc.com:韶山市| www.maksoyun.com:法库县| www.ft677.com:四会市| www.jfc-grp.com: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