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izaac"></cite>
    1. <tt id="izaac"></tt>
        <cite id="izaac"></cite>

          <cite id="izaac"></cite>
            <rp id="izaac"></rp>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手機8((1+2更)死的是誰?...)

              書名:詭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姜之魚 更新時間:2020-12-29 21:40:11

                白箏的話讓夏雨虹張了張唇, 最后什么話也沒說出來。

                每個房間只有一把鑰匙。

                因為之前第一晚夏雨虹被白箏提醒,沒有開門,躲過了鬼, 之后她就很相信白箏,所以沒有要搶鑰匙。

                夏雨虹怎么也沒想到, 白箏居然利用這件事威脅她。

                沒有鑰匙就代表她今天必須待在房間里, 否則一旦自己出去,白箏鎖上門又不開的話,她就回不去了。

                兩個昔日室友現在分道揚鑣。

                慧慧慶幸地摸了摸胸口,還好自己的室友是徐小圓,溫溫柔柔可可愛愛,威脅也是假的。

                真要是一開始分配抽簽到這兩個人,恐怕第一晚電話掛斷就把自己趕了出去。

                她忽然想起來,“對了, 你們看到電梯里的手機了嗎?”

                “什么手機?”

                “電梯里有手機?”

                夏雨虹和白箏兩個同時問出聲。

                手機不見了, 慧慧的表情登時就變了,立刻跑到電梯里一看, 果然里面什么也沒有。

                完了。

                “昨天晚上放在電梯里的是她的手機。”魯東海和其他人解釋:“最后的鈴聲, 你們也聽見了。”

                白箏看著慧慧,就像在看死人了。

                手機是這么重要的事情, 昨晚不在自己身上,而且鬼還打電話過來了,怎么看都離死亡不遠了。

                席樂到窗邊看了眼, “你的手機在樓下。”

                就在保安亭里。

                四部手機擺放在那上面,非常整齊, 乍一眼看上去都長得一模一樣,分不清哪部是誰的。

                “那……我今晚怎么辦?”慧慧惶恐。

                “沒人知道。”席樂放輕了聲音:“昨天在提議的時候, 就已經提醒你后果了。”

                慧慧自然知道,是她自己做的選擇。

                可是真正到了這時候,她開始后悔起來,昨晚上手機放在自己這里,不接電話會不會無事發生?

                “別擔心。”徐小圓蒼白安撫。

                “……我不想死。”慧慧喃喃。

                看到有人比自己更危險,夏雨虹一下子壓力減小許多,甚至覺得自己可能很安全。

                丟了手機的人總比自己目標要大的吧。

                夏雨虹瞬間輕松了不少。

                看到她瞄慧慧的眼神不加掩飾,白箏就猜到她在想什么,頓時覺得自己之前真是眼瞎了。

                她之前怎么會覺得夏雨虹就是心大了一點而已。

                這么對比,甚至還不如自己的室友是慧慧。

                膽子是小,也看起來很危險,但沒有出賣隊友的可能。

                白箏現在和夏雨虹完全撕破臉,兩個人連站在一起的表面和平都沒有,互相冷臉。

                席樂自然不會去干涉她們的矛盾,而是轉向魯東海,“你覺得這只鬼是什么身份?”

                魯東海猜測:“昨天我就想過了,那樓下的應該是保安亭,鬼會不會是一個保安?”

                “它會不會住在這棟公寓樓里?”余明問,“雖然手機在外面,但外面又不像能住人的。”

                弄清楚它是誰,說不定就知道它住在哪。

                “二三樓的電梯按鈕被摳掉了,我們進不去,不過六樓可以去。”席樂說,“我打算去六樓看一下。”

                事實上他昨天就想去了,但尚且不清楚這里的禁忌是什么,不敢輕易嘗試。

                徐小圓的關注點很奇怪,“誰摳掉的?”

                余明聳肩,“也許是這個鬼自己干的。”

                “那這樣看,二三樓很重要啊,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就是迷惑我們的。”

                昨天新人們才剛剛反應這里是真實的,根本就無法準確思考,更別說主動去六樓了,還有把六樓忘掉的。

                “既然六樓可以去,先去六樓吧。”

                不過在去六樓時,插曲出現了,那個送手機的女人再次來到了公寓樓,又帶來了信息表。

                就好像和昨天沒有什么區別。

                但依舊讓大家警惕不已,她第一回出現給了手機,第二次出現就讓夏雨虹中了招。

                這一次還不知道會出現什么。

                尤其是慧慧最緊張,因為她的手機被鬼拿走了。

                因為夏雨虹的事兒,這次就算是手機反饋,大家都寫的很謹慎,還有用左手寫的。

                女人收走信息表,就離開了。

                “還好,還好,她沒有追究手機丟的事。”滿頭大汗的慧慧如釋重負,長舒一口氣。

                “可能不是她來追究。”席樂提醒。

                “……”

                剛放松的慧慧又要哭了。

                -

                女人走后,大家一起去六樓。

                從五樓去六樓很簡單,電梯門開后,大家都很謹慎,也有點失望,因為和樓下沒什么區別。

                也是四個房間,兩兩相對,朱紅色的大門都鎖著的。

                灰塵落滿了整個六樓,從走廊到門上,墻壁上的廣告全部脫落,墻壁上還有涂鴉。

                “以前樓上應該住著小孩。”席樂指著涂鴉。

                “這里看樣子只是沒人住,估計是和樓下差不多,原來住這的人都搬走了吧。”

                白箏問:“為什么不能是被殺光了?”

                既然他們來這里都受到追殺了,說不定這只鬼生前就是殺人犯,有人住進來就殺光。

                席樂看她一眼,“也有可能。”

                “墻壁的白很新。”

                席樂被殷白鶴的話說的一愣,想起四五樓的墻壁,好像也是這樣,刷新的嗎?

                舊公寓,嶄新的白漆。

                “一樓的墻壁什么顏色的?”席樂問。

                “白色的吧?”

                “沒看。”

                平時根本沒人注意這個,他這樣一問,其他人都三不知,半天只有齊遇給了答案。

                “和四樓一樣。”

                殷白鶴提醒道:“四樓和一樓都比這里更白。”

                席樂伸手觸碰到墻壁,十分冰涼,涂鴉在上面看起來很明顯,“殺人犯會在這兒涂鴉嗎?”

                所以白箏的推測不太像。

                魯東海摸著下巴:“看這上面的痕跡,應該只是單純的刷白后過了一段時間才搬走的。”

                “可能嫌棄這公寓太破了。”

                “說不定是知道這里有鬼,就都跑了。”

                席樂伸手碰了碰墻壁,十分冰涼。實際上這里的墻體并不新,白色也只是維持著表面而已。

                “讓我來吧,你們指甲太短。”白箏主動開口。

                她伸出手,美甲做得很漂亮,表面貼著幾片金色的亮片。

                指甲刮在墻上的聲音十分刺耳,讓人感到不適,還隱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白漆被刮掉后,微微露出里面的舊墻壁。

                席樂打開手機手電筒,對準仔細觀察,被白色遮掩的是泛著黑色的深灰色。

                其他人都莫名松口氣。

                “不是紅色。”

                如果真到了刷一層白漆是用來遮掩后面滿墻的血跡,那可就太可怕了。

                六樓的房間都是鎖著的,沒人敢破門而入,只是從頭觀察到尾,就又回到了樓下。

                四樓的血腥味已經被風吹散,等到了明天,五樓應該也會像四樓一樣,很久以后,毫無痕跡。

                白箏依次刮開墻壁,最后一次時指甲斷了。

                徐小圓連忙問:“沒事吧?”

                白箏搖頭,“沒事,沒傷到肉,咬斷前面的就行了。”

                和六樓的顏色相比,四樓的舊墻壁要更黑一點,而五樓顏色介于兩者之間。

                旁觀的夏雨虹眼神閃爍。

                白箏現在很看不慣她,“有話就說。”

                夏雨虹臉上青白交加,最后裝作無事發生般,撩了下波浪卷的長發,“我只是想說這像是發生過火災的樣子。”

                說實話,這大部分人都能猜到。

                席樂“嗯”了聲。

                這棟公寓看起來應該是以前發生過火災,所以墻壁泛黑,后來被刷新了。這樣來猜測的話,無法通過電梯去二三樓是因為因為火災的緣故,可能那里是火災起源。

                但是火災和他們的死亡有關系嗎?

                席樂無法將這兩件事聯系上,目前他們的死亡看起來是和泄露房間號相關的。

                那手機呢?

                只是單純地給他們用,讓鬼來打電話嗎?

                席樂覺得沒這么簡單,如果真的是不開門就安全的話,那他們豈不是可以一直安全下去。

                下午時候,大家回了各自的房間。

                席樂抬頭看殷白鶴,“你覺得鏡子會在哪里?”

                他目前傾向于二、三樓。

                殷白鶴轉過頭,站在房間中央,老式的公寓樓房間并不高,天花板低,顯得他本人格外高。

                他說:“也許是你想不到的地方。”

                席樂“啊”了聲:“我想不到的地方太多了。”

                他之前還想過鏡子會不會在其他的房間里面,但是許普和鄭清揚擺在明面上的死因是破壞了別的房間鎖住進去,他沒多余的命去嘗試其他的房間。

                席樂看向房間里的那面穿衣鏡。

                “如果這面鏡子能離開就好了。”

                他將手機抬到眼睛的位置,“本來我想,如果慧慧的手機今天還在電梯里,那我就把手機放在外面拍一晚上。”

                結果慧慧的手機被鬼拿走了。

                拍到視頻的想法也被掐滅。

                殷白鶴不置可否,而是問:“你覺得夏……”

                席樂提醒:“夏雨虹。”

                殷白鶴一點也沒有記不得別人名字的尷尬,繼續說:“她為什么會成為目標?”

                “初步看來,是因為信息表泄露了房間號。”席樂回憶,“但我覺得不只于此。”

                殷白鶴看著他,“如果泄露房間號就會出事,為什么同一個房間的另外一個人安然無恙。”

                席樂想說的也是這個。

                房間號被泄露,住在房間里的只有某個人出了事。

                除非指的是泄露房間號這個行為,那黃宇自己開門、夏雨虹親手填寫房間號就可以聯系上。

                今晚上,真的會安全嗎?

                -

                時間一晃到了傍晚,丟失手機的慧慧和夏雨虹的表情并不是很好,時常心不在焉。

                吃完晚飯,席樂和殷白鶴早就回了房間。

                如墨的黑暗逐漸吞沒了整棟公寓樓,落后一步的白箏是第二批乘電梯上樓的。

                想到今晚還要和夏雨虹住一起,很可能連累自己,她就心里很不舒服。

                但讓她做出趕夏雨虹出去的動作,她又做不到,一條人命在自己面前,她無法做到。

                白箏苦笑,她遵紀守法二十多年,就算來到這個地方,借刀殺人一時半會也做不到。

                她站在403面前,伸手拿鑰匙。

                口袋里空空如也。

                鑰匙不見了。

                白箏將口袋翻過來,真的沒有,中午吃飯后她還用鑰匙開門了,她又連忙回了一樓食堂。

                也沒有。

                眼看著天逐漸黑透,白箏拍了拍門,“夏雨虹,開門。”

                里面沒人回答她。

                白箏的一顆心直接下沉,她不停在微信上發消息:【夏雨虹,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

                晚飯后,夏雨虹早就上樓了。

                白箏深吸一口氣,閉上眼,一下子就想到了晚飯后夏雨虹撞到自己的事――

                是她做的。

                夏雨虹偷走了鑰匙!

                手機上方的時間跳躍到七點五十八,白箏心急如焚,“夏雨虹,你快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

                她一邊叫著,一邊發消息。

                【你開門!】

                【夏雨虹,你真要這么做?】

                消息如石沉大海,仿佛夏雨虹沒看到一般,白箏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能這么做。

                晚上鬼會上樓,誰都知道人留在外面會經歷什么。

                可夏雨虹還是做了。

                敲門聲引起了四樓其他人的注意,隔著門聽了聽就知道了是什么情況,說不震撼是假的。

                “居然是白箏被關在外面。”余明十分吃驚。

                “夏雨虹能做出來隱瞞的事,現在把白箏關在門外也不是很稀奇。”魯東海搖頭,“這就是人性。”

                余明離開門后,“現在怎么辦?”

                “許普他們的房間是鎖的,昨天尸體不見了,鑰匙也跟著不見了。”魯東海說:“只要夏雨虹不開門,白箏沒地方去。”

                樓上。

                聽到劇烈敲門聲的席樂剛從洗手間出來,看了下時間,驚訝:“今天這么早?”

                殷白鶴將手機屏幕攤給他看。

                魯東海:【夏雨虹把白箏關在了門外。】

                徐小圓:【我靠這太過分了吧!明明是她自己泄露了房間號!居然做得出來這種事!】

                徐小圓:【太惡心了!】

                慧慧知道消息后也震驚了,居然還能這么做,她以為白天吵架就只是隨口說的。

                這……也太殘忍了吧。

                “真沒想到。”席樂收回視線,唏噓:“我本來以為白箏會比夏雨虹強勢一點。”

                沒想到夏雨虹比她更心狠。

                任誰也想不到,第一天還笑嘻嘻樂觀開朗的波浪卷長發女生會做到這種地步。

                殷白鶴說:“一切都說不準。”

                他聲音淡淡的,“也沒說不住房子會出事。”

                席樂說:“那也沒說安全。”

                就目前情況而言,現在在房間里的肯定看上去比在走廊徘徊的白箏要安全一些。

                畢竟走廊上就要直面鬼魂。

                席樂挺同情白箏的,遇上夏雨虹這么個室友,先是被泄露房間號不說,現在自己還被推出去。

                比起鬼的敲門,白箏要更激烈。

                可她不管怎么敲,里面的夏雨虹都在裝死,但她比誰都清楚,夏雨虹怕死,她肯定在里面。

                走廊上除了她的拍門聲仿佛沒有其他聲響。

                白箏背后額頭全是冷汗,被風一吹,忽冷忽熱,十分的不舒服,但都比不上心頭的恐慌。

                鬼什么時候會上樓?

                白箏甚至都沒勇氣去看那部電梯。

                她坐倒在門邊,心里清楚,無論自己再怎么說,夏雨虹都鐵了心地不開門。

                原本因為拍門亮起的聲控燈隨著她的安靜熄滅。

                白箏被黑暗覆蓋,明明害怕得要死,卻比誰都清醒,人到了極度恐懼的時候反而不會昏迷。

                咣當的聲音忽然模糊地響起。

                白箏嚇了一跳,緊緊盯著走廊那邊,她知道是電梯的聲音,是鬼上來了!

                就在她心生絕望的時候,斜對面的門忽然開了條縫。

                手機屏幕光照亮了一小部分區域,是那個從沒說過話的少年正在對她招手。

                白箏那瞬間腦海里全是空白,出于對生的渴求,猛地站起來沖進了402房間。

                她從來沒跑這么快過。

                房間里沒有開燈,齊遇的手機屏幕是系統最弱光,上面是一行字:“請保持安靜。”

                房門關上的幾秒后,電梯門開了。

                走廊上依舊是一片沉寂的黑暗。

                -

                因為夏雨虹的事兒,今晚幾乎沒人睡得著。

                聽到聲音消失,席樂估計白箏是放棄掙扎了,也可能是夏雨虹良心發現,不過后面這個可能太小。

                只是安靜沒有多久。

                席樂很快就聽到了一聲尖銳的慘叫,幾乎突破了房頂,他一扭頭,就和殷白鶴對視上。

                四樓出事了。

                慘叫聲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消失,隨后公寓樓又恢復到熟悉的寂靜。

                今晚死的會是誰?

                下鋪的殷白鶴仿佛沒有被吵到,睡得很安穩,席樂非常羨慕,依舊是數羊睡覺。

                天一亮,大家齊聚四樓。

                席樂到四樓的時候,電梯門一開,就聞到了血腥味,但其實走廊上并沒有血。

                靠近走廊盡頭的403門大開著,里面沒人,入目全是鮮血,墻壁、地面,就連天花板上都濺的全是。

                死在了房間里面?

                白箏昨晚進去了?

                席樂忽然目光落在門上,上面的門鎖是好的,那么門開的可能有兩個――

                從里面開的。

                或者是被鑰匙打開的。

                就在大家以為昨晚死了兩個人的時候,白箏忽然從后面出來,冷笑道:“活該。”

                她的臉色有點蒼白,但眼神卻明亮。

                “死的是夏雨虹?”徐小圓看看403的血跡,又看看白箏,“臥槽?!”

                不是白箏被關在門外的嗎?

                她安然無恙地出現,也預示著出事的是夏雨虹。

                席樂問:“昨晚上夏雨虹開門了嗎?”

                魯東海思索道:“我是聽見了開門聲。”

                因為就在自己隔壁,所以他十分關注,確定聽到了,只是這門開著是讓白箏進去,還是其他原因就不清楚了。

                “她肯定不會開的。”白箏嘲諷,“我昨晚敲了那么久的門,她都不肯開,怎么可能給鬼開門。”

                其他人驚了,“那你――”

                白箏說:“還好昨晚上齊遇最后開門讓我進去了,不然現在死的就是我了吧,真是活該啊。”

                眾人的視線又都齊刷刷地看向齊遇。

                平時因為不說話,又年紀小,經常被當成背景板的齊遇一下子成了焦點。

                “你怎么敢開門的?”

                “你是不是知道會安全?”

                一個個問題拋過來,齊遇通通搖頭。

                他打字回復:“我是覺得,我沒有泄露房間號,她也沒有,我們兩個都沒有。”

                簡單說,各自其實都是安全的。

                覺得安全和實際安全卻是不同的兩件事。

                席樂看著緊緊相鄰的四個房間,凝神思索,眼神驀地明亮起來,抓住殷白鶴的胳膊。

                殷白鶴低頭看了眼。

                席樂沒發現,繼續說:“如果夏雨虹沒開門,那就是鬼開的――它可能有房間的鑰匙。”

                是只有403的鑰匙,還是有所有房間的鑰匙呢?

                這其實很危險。

                第一種猜測還好,第二種猜測代表鬼能開所有房間的門,每個人都不是安全的。

                是個人都清楚,怎么可能只有一把鑰匙。

                一想到這里,還活著的人全都皺緊了眉頭。

                就在大家情緒躁動的時候,席樂道:“先不說這件事,還有一件事很重要,白箏你進入別的房間住沒有出事,那鄭清揚和許普出事的原因值得思考了。”

                慧慧呆滯臉,“什么原因啊?”

                她感覺自己很渣。

                徐小圓閉緊嘴巴,反正有人問出自己的問題了。

                席樂指了指已經沒人的401,“鄭清揚他們破壞了門鎖去住的,嚴格說其實并沒有泄露房間號。”

                昨晚的事證明了一點,換房不一定會出事。

                那就說明出事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單純的換房,是他們之前不曾注意到的點。

                久不出聲的殷白鶴開了口,“因為她得到了齊遇的同意。”

                “而他們沒有。”

              11356 3894608 MjAyMC8xMi8xMC8jIyMxMTM1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10/11356_3894608.html
              3788彩票网 www.tbplay777vips.com:泗水县| www.new-sg.com:若尔盖县| www.alishaallport.com:灌南县| www.ef787.com:丁青县| www.omidfile.com:中山市| www.bleedingblack.com:绥宁县| www.debibaker.org:上饶市| www.fgzcs.com:司法| www.xkfan.com:会昌县| www.jpi-py.com:鸡东县| www.dag9.com:新宁县| www.tongmould.com:大理市| www.r7767.com:巨鹿县| www.thisdayinmusicapps.com:玛曲县| www.wwwwmw.com:东莞市| www.ladylvhandbagsale.com:长乐市| www.isi-stone.com:班戈县| www.gcxlsj.com:甘谷县| www.chansamabut.com:深州市| www.votegregwalker.com:磐安县| www.arcondb.com:文成县| www.thebasketgourmet.com:景洪市| www.gongweb.com:禹州市| www.miguelduhamel.com:柳江县| www.hs855.com:沧州市| www.webefendi.com:华阴市| www.obatviagraasli.com:宜都市| www.brianpuspos.com:鲜城| www.giggiblu.com:尉氏县| www.baikalwaves.com:永年县| www.christarobillard.com:九龙县| www.lplfh.cn:禹州市| www.npathfinder.com:通辽市| www.fg556.com:盖州市| www.82588k.com:临澧县| www.airotours.com:香格里拉县| www.mysoamoa.com:台北县| www.463507.com:扎鲁特旗| www.cp5337.com:松阳县| www.hhlbw.cn:东乌珠穆沁旗| www.techintw.com:东明县| www.fusheng1bet.com:即墨市| www.litianaudio.com:郓城县| www.gun2424.com:寿光市| www.lipinhuishou123.com:宜丰县| www.smilesincovington.com:辉南县| www.cokhiduchai.com:洛扎县| www.playing-roulette.net:上蔡县| www.brand-gate.com:陵川县| www.wgylj.cn:瑞昌市| www.jdlzy.com:紫云| www.cctvecoplus.com:荥经县| www.excelsisairways.com:永定县| www.manganetabarespoiler.com:正镶白旗| www.avancemosconosur.org:福海县| www.jordanegasc.com:肇庆市| www.lizhao.org:吕梁市| www.creantik.com:松原市| www.scriedespretine.com:常熟市| www.fukuoka-m.com:晋城| www.jlswp.com:册亨县| www.lnkqxx.com:开远市| www.arzummodaevi.com:大方县| www.socialbookmarking-mar.com:永宁县| www.blackangelunivers.com:青川县| www.resediservice.com:成武县| www.shhupai.com:常山县| www.breakerror.com:河东区| www.dedicationcompilation.com:通渭县| www.kieanna.com:丹江口市| www.anhuitiehua.com:长汀县| www.74li.com:财经| www.debian-mirror.com:泰和县| www.2828anime.com:蓝田县| www.jsxysp.com:东辽县| www.bljrsizuhs.com:湖北省| www.scjhllcc.com:永胜县| www.farmaboti.com:化德县| www.ljseducation.com:英山县| www.n6989.com:南溪县| www.xirunjiaoyu.com:福安市| www.liangji88.com:汶上县| www.corsetcollege.com:吉林市| www.wwwhg9227.com:呼图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