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izaac"></cite>
    1. <tt id="izaac"></tt>
        <cite id="izaac"></cite>

          <cite id="izaac"></cite>
            <rp id="izaac"></rp>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七百三十六章 最終任務(上)

              書名:暗月紀元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仐三 更新時間:2020-12-15 18:04:25

                鋼鐵血城是一個殘酷的地方。

                在這里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戰斗,而大大小小的戰爭也不是什么新鮮事,每隔幾天總會發生一次。

                所以在這一片土地,時刻都彌漫著一種帶著壓抑嚴肅沉重的鐵血氣息,這里只屬于軍人,屬于戰士。

                但星火大隊在這時代的長城之中,是一個例外的存在。

                畢竟聚集了一批大有實力的天才少年,一般的戰斗嚇不到他們,一般的任務也為難不了他們,加上少年人的野心和無所畏懼,總算為鋼鐵血城帶來了一點點別樣的生機。

                有戰士看著這一批注定會成為鋼鐵血城中流砥柱的少年們,還會開一句玩笑‘這些家伙,就算讓他們組團去獵殺一只七級獸王,他們也會很興奮吧。’

                是的,獸王!鋼鐵血城對于能夠統領一群兇獸的特殊兇獸的稱呼,就算同樣級別的兇獸,一只獸王可比一只普通兇獸要難對付的多。

                雖然只是一句玩笑話兒,倒也能看出大家對于星火大隊的包容和期待。

                覺得雖然是一群狂妄的家伙,但總有一天能擔負起重任。

                “這一次,可以嗎?”李烈整了整自己的斗篷,低頭沉默的走出了星火大門的營地大門。

                雪季已經過去,但早晨的風還寒涼,是那種讓紫月戰士也能感覺到凍人的涼。

                想著,李烈心里嘀咕了一句‘討厭的天氣’,又停下腳步,朝著正緩緩關上的營地大門內看了一眼。

                今天的緊急晨會已經結束,并且宣布了一天假期,可出奇的,這么難得的一天假期,可以任由這些精力過剩的家伙們折騰的一天假期,卻沒有引起他們任何的歡呼,反而營地的氣氛出奇的沉默,就算李烈已經走出了大門,可是隊伍依舊沒有解散。

                所有人都還像沒有回過神一般的望著高臺,可是高臺之上播放的那一段關鍵的任務投影已經結束...

                “這一次,可以嗎?”看著這一番情景,李烈又忍不住整了整身上的斗篷,低頭點上了一支鋼鐵血城特供的烈性卷煙,沉默了好幾秒,這才在大門關上的瞬間,吐了一口煙,轉身走掉了。

                **

                震撼,沉重,憤怒,悲哀,緊張....就算這些詞語都不足以形容此刻展翼全部的心情,盡管他的臉上的神情看不出任何的變化。

                內心是多久沒有如此如同地動山搖一般的震動了?展翼為此還特別回想了一下,上一次這樣的心情怕是要追溯到兩年多以前了,收到唐凌的死訊。

                從此,他以為這世間可能再沒有別的事情能讓他如此動搖了,沒有想到李烈將軍一個短短的任務投影,竟然能!

                在展翼的耳邊,呼吸聲此起彼伏,都是精英,都是天才,任誰都想要下意識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到底還是控制不住吧?

                是的,只要是人都沒有辦法控制。想到這里,展翼不知出于何種心情看了一眼李斯特。

                李斯特比起別人,顯然更加能夠隱忍一些,但從他的臉上也能看出一絲震驚的神情,眼中也有憤怒,不過更多的還有某一種興奮。

                展翼沉默的轉頭,不再言語。

                他想起了那九個老家伙討論,人最后的一絲底線在于——他還知不知道自己是個人?如果他還知道,還能為人這種生物而產生的情緒的話,那么這個人還算有底線。

                可惜這個時代,有太多人已經沒有底線了,或者底線隨時都會消失。

                看起來李斯特還有底線,但更多的興奮是在于他想要立功吧?而到最后他的底線會不會丟失呢?

                但不管他會不會丟失...展翼依舊一臉平靜,望著天深吸了一個口氣,第一個離開了隊伍。

                “這個家伙,面對這樣的任務也這么冷靜?”韓星看著展翼的背影,拳頭還緊緊的握著,可心中卻也忍不住升騰起了疑問。

                這也不能怪韓星有疑問,實在是這投影的內容太過,太過...沒有人知道該怎么形容,看看所有人呆立在這里的反應,就知道看了這投影以后,沒人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

                而展翼竟然可以這樣冷漠的離開,這個喜歡獨來獨往的家伙,心是冷的嗎?

                韓星自然不愿意這樣去想,實話說他對展翼頗有好感,或許是自作多情吧,反正韓星認為展翼對自己也沒有那么冷漠,有好幾次也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有意的幫了自己...

                或許,他不喜歡表露情緒吧。

                韓星這樣想著,再次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高臺,剛才震撼的畫面已經消失了,站在這里也沒有用,如果之后這就是必須完成的任務和挑戰的話,一秒時間也不要浪費。

                想到這里,韓星毫不猶豫的走了。

                實際上當展翼離開以后,李斯特,露娃等人也離開了,隨著這一批頂尖天才的離開,隊伍終于是漸漸散去了。

                **

                是夜。

                星火大隊安靜的出奇,實際上這一整天的假期星火大隊都很安靜。

                沒有一個人出來找什么樂子,反倒是平日里很少有人去挑戰的一號重力訓練室今天排起了長隊,密集的使用讓一號重力訓練室消耗了七塊高純度萬能源石。

                要知道,這種高純度萬能源石可是比作為硬通貨幣使用的萬能源石更加純凈,這種消耗如果不是鋼鐵血城,恐怕換做任何一個大勢力都會覺得承受不起。

                不過軍營有軍營的規矩,在資源上對星火大隊當然不會吝嗇,但到了時間,包括一號重力室在內的所有訓練室都關門了,而直到這時這些天才少年才滿是不甘的散去,各自回到了營房。

                韓星全身都是汗水,甚至今天過度的訓練讓他身上都出現了道道傷痕,但這些都無所謂,明天去領一些恢復傷口的藥劑就行了。

                韓星不怎么想說話,草草的沖洗了一下身體,就上床拉上了自己的床簾,沉默的看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

                實際上,這住了四個人,平日里也不見得安靜的營房,沒有一個人想說話,在每個人都發瘋的訓練以后,一安靜下來腦中全部都是白天所看見的景象,和之后幾個月就不得不面對的任務。

                “這是人類最頂尖的情報員,實力達到了六階的,還有精躍師天賦的優秀紫月戰士,用生命換來的一段畫面。”在公布這一段畫面之前,李烈是這樣開場的。

                接著沒有任何的廢話,所有星火大隊的天才士兵們看到了如下的畫面。

                一個城市,一個巨大的城市。

                就算是天才士兵們見多識廣,不像大多數人們那樣對地底種族一無所知,但這樣巨大的地下種族的城市,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所以就是這么第一個畫面,就震撼到了所有的天才士兵們。

                這種震撼是來自于一種說不清楚的心情,盡管從紫月驚變夜開始,人類就開始了與地底種族的纏斗,到如今搗毀了那么多地底種族的聚集點,人類對地底種族還是一種鄙夷的心態。

                這種心態就像人類自認是這個星球天生的主人,曾經有過那么輝煌的文明,創造了那么多別的生物絕對不可能創造的奇跡,且擁有無比的智慧,有著上天的眷顧。

                至于地底種族,那是野蠻的蠻夷!看看它們的聚集點吧,和人類根本無法相比,和人類...

                ‘咕咚’,很多天才少年在這個時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這個巨大的城市就像一個耳光,扇在了人類的臉上,忍不住有些火辣辣的。

                不愿相信,不敢承認,巨大的危機感,說不出的...畫面還在繼續,從上空俯瞰的視角,只是一眼就能看見在城市的中央有著一個閃亮的,巨大的儀器。

                這個儀器之所以閃亮,是因為它的許多部件都是用前文明的人們視為珍寶的鉆石所打磨而成。

                諷刺的是,曾經一小顆都能賣出天價的鉆石,在這里被大塊大塊的使用,看起來廉價無比。

                但這些不是關鍵的細枝末節,而地底種族會利用地熱做為能源,鉆石做為它們獨特儀器的材料也不是什么新鮮事。

                只不過如此巨大的儀器...

                果然啊,在這巨大的儀器之下,有一條‘河流’,這可不是地面上普通的河流,而是一道真正的巖漿之河,只是看一眼,就能感覺到它驚心動魄的熱能,而這些熱能毫無疑問的被那巨大的儀器轉化為了各種能量,輸送到了這個城市的各個地方。

                顯然,如此巨大的城市只是一臺這樣的儀器是不足以支撐的,很快隨著鏡頭的移動,天才士兵們看見了一臺又一臺規模相比于這個小一些的儀器,用一種非常合理的布局充斥在這個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

                相比于人類的城市,這個地底種族的城市是一個‘立體都市’,無數條道路上下交錯著,通往各個巖壁,而巖壁之上有著大大小小無數的洞穴,閃爍著不比人類安全區的,不,應該是前文明的城市差勁兒的光芒。

                雖然因為視角的問題,看不清楚細節,但就從這閃爍的燈火,也能感覺到這座城市的繁華。

                甚至還能從交錯的道路上,看到一個個奇怪的運輸工具,以及一些讓人非常陌生的地底生物。

                在這時,畫面只進行了幾秒,天才新兵們就已經被鎮了,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個略微帶著喘息,顯得有些急促的聲音響起:“這不是一座城市,它是復火族第三軍營。事實上它們的城市更加震撼,地底有你們想象不到的東西。”

                這段話說完,畫面消失了,變成了一片黑暗。

                接著天才士兵們聽到了一陣奔跑的聲音,從聲音來看,這速度非常的快,時不時傳來的破空聲,證明了這個拍攝畫面的人絕對是一個高手,只有高手才能跑出這樣音爆聲。

                在這樣莫名的聲音持續了一分多鐘以后,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一陣陣的喘息聲,用了足足十秒,這位高手才平復了他的呼吸,用很小的聲音繼續急促的說道。

                “我們在地底和它們戰斗毫無勝算,至少現階段毫無勝算。”

                “它們比我們更容易得到一些資源,畢竟是在地底。地底有著我們曾經不曾了解,了解了也無法憑人類的手段得到的一些資源,而這些資源到底便宜了這一直仇恨我們的復火族!它們想要滅絕我們,是滅絕我們。”

                說到這里,所有人都聽出了那個高手聲音帶著咬牙切齒的痛恨,沉默了幾秒后,他又說道:“但是,在地面我們還是主人。這星球原本就是屬于我們的,我們源自這星球,這一點是篤定的。”

                這句話有些莫名其妙,在場的天才士兵們臉色變得一片嚴肅,那種看見地下種族的城市之后說不清的心情變得更加激昂了一些。

                實際上并沒有什么不好承認的,就算人類的自私也好,總之絕無可能和另外一個種族共享這顆星球。

                這種自私理所當然的也不用愧疚,地底種族不是一樣想要滅絕人類來真正占據這星球嗎?

                星火大隊的天才士兵們在這一刻,忽然有了一種責任感,一種絕對不容后退,不能妥協的責任!!

                而畫面此時還是一片黑暗。

                在又沉默了幾秒之后,畫面中那個聲音再次開口了:“我剛才說我們和復火族的戰斗必須選擇在地面,只有在地面我們才有優勢。”

                “可是現在我必須請求總部,不惜一切代價,深入地下,搗毀第三軍營。”

                “接下來我要開啟密碼,將我這十年來收集的情報,編為了特殊數字的情報還原成畫面,而這些畫面就是理由。如果這些畫面引起了大家很不愉快的心情,我在此對大家抱歉。”

                這是位英雄啊,潛入地底種族十年收集情報,為什么要抱歉?所有的天才士兵們既疑惑又憤怒。

                但接下來,播放的一段又一段的畫面,卻讓大家很快就理解了這抱歉的含義。

                想到這里,韓星忍不住再一次回想起那些畫面,盡管今天發狂的折磨自己,用了最高強度的訓練想要讓自己不要去想起,想要讓自己麻木,可是還是...

                ‘咚’,韓星一拳狠狠砸在了墻壁上,沒有人為韓星這莫名其妙的動靜而抱怨。

                實際上,韓星這樣發泄一般的動作反而引發了所有人一連竄的連鎖反應,有人也沉悶的揮出了一拳,而有人則低吼了一聲...壓抑的心情總是需要發泄。

                都是二三階以上的紫月戰士,他們發泄般的動作引發的動靜絕不會小,很快營地之中就傳來了各種奇怪的聲音。

                露娃坐在輪椅上,神情也開始有了變化,從小身體孱弱,很早熟也很聰明的她,也忍不住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輪椅扶手。

                地底種族,早就知道它們的存在,不知道人類在它們眼中是什么樣的,它們了解人類多少?

                可是到如今,人類對于它們的了解卻是如此的有限。

                包括自己,父親是高高在上的翰皇又如何?露娃第一次發現自己也是這樣的無知。

                她閉上眼睛,想要讓大腦放空,不要再去反復的回想那一幕最刺痛她的畫面,可無論如何...那副畫面卻如同扎根一般的在她腦中反復的浮現。

                此刻,軍營里大家各種默契的,心照不宣的發泄聲,就如同一劑催化劑,在將那畫面放大。

                那是一個實驗室。

                實驗室的外圍則是關押著人類的囚室,用囚室形容合適嗎?或許并不合適,因為在那里人類是隨時會被取用的實驗材料,材料而已...那么,該叫材料室?

                這是一種深刻的侮辱,露娃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冰冷的笑容,手緊緊的握著輪椅的扶手。

                她根本不想回想一個又一個站不直身體,也躺不下的人,蜷縮在那‘材料室’的模樣,那麻木而毫無希望的眼神...

                然后他們被那所謂的復火族挑挑選選的拉出來,然后!!

                露娃深吸了好幾口氣,前文明曾經記錄戰爭,記錄過人類對人類做過的各種殘忍的事情。

                露娃認為那就是人類的劣根性,是所謂惡的極致。

                可是這種惡,放在異族之上就絕對沒有負擔了,它們或許根本不認為對人類所做的這一切是惡,而是一種理所當然的行為,所以這種露娃以為的殘忍被放大了十倍。

                那些具體的實驗畫面不能再回想,一想起來露娃的胃就開始抽搐,非常的想吐。

                而就在那種極致實驗的同時,地底種族依舊將人類當做食物,時不時的就...

                “那是對生命的漠視,那復火族對生命沒有起碼的尊重。而人類身上,這份尊重一直沒有消失。文明?它們不配稱之為文明。”

                “亨克,我是不是啰嗦的說了很多?”李斯特轉身望著亨克,他認為身為王者,內心應該保持某種堅硬,才能成就最后的慈悲,這樣的啰嗦會不會顯得軟弱。

                “不,你說的很對,你也需要排解這些情緒。”亨克的語調非常溫和。

                李斯特今天也瘋狂的折磨了自己一天,可顯然這種折磨不足以發泄他的情緒,從很多細節就看出李斯特一直在隱忍,對于這些亨克是了解的。

                而他反而喜歡李斯特這樣的啰嗦,這個時候的李斯特顯得更加的真實,甚至還有一點溫暖。

                可李斯特顯然不滿,他不耐煩的一揮手,到底不再抱怨,第三軍營的實驗室畫面只是眾多畫面中的一個,但無疑那是最刺激人的一個。

                李斯特不想去反復回想那些,他覺得自己應該去想一想別的,就比如...那些披著黑袍的人類叛徒究竟是誰?他們用了什么辦法,捕捉了一批又一批的人類進入地下,和復火族交易,給復火族提供實驗的對象?

                這里面甚至還包括好些紫月戰士,而每一個紫月戰士都是人類的財富啊!

                關鍵是,地下種族的實驗已經有了明顯的成果。

                李斯特想起了畫面中地底種族合成的所謂一型,二型等等怪物,李斯特的身上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沒有辦法,那些怪物顯然還有人類的意識,當成為了怪物以后,那種絕望的咆哮。

                “媽的!”李斯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刷’的一聲站了起來:“該死的地底,不,復火族!它們究竟是什么東西?它們怎么會存在的?何時存在的?它們有什么樣的歷史?有誰能夠告訴我這些?”

                “亨克,我該用什么證據來篤定,我們就是這個星球的主人?有人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一定是的,為什么要瞞著大多數人呢?不,我也是被隱瞞的!”

                如露娃所想,人類對地底種族顯得是那么的無知!而這種無知注定會讓聰明人引發許多的聯想,很多疑惑注定也會爆發,這一夜并不只有李斯特一個人這樣想,許多的畫面重疊在一起,已經快要指向最終的秘密!

              11415 3858269 MjAyMC8xMi8xNS8jIyMxMTQx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15/11415_3858269.html
              3788彩票网 www.ecohf.com:阿坝县| www.newsstuck.com:合江县| www.yhfs100.com:昌图县| www.takarasushioakland.com:乌鲁木齐市| www.thilllaw.com:东台市| www.v9176.com:宝山区| www.global-b2b-market.com:佛山市| www.intdz.com:遂川县| www.zshxyl.com:鄂托克前旗| www.lanzengping.com:阳原县| www.rncjw.cn:株洲市|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长乐市| www.leominstersba.com:乌兰浩特市| www.coolphotolibrary.com:普格县| www.desengulu.com:扶绥县| www.812760.com:海城市| www.sycomps.com:晋中市| www.kathyleegifford.com:正阳县| www.ledastar.com:江津市| www.latribune221.com:泽库县| www.sxzyfsh.com:大荔县| www.dantealighieribsb.com:乌兰察布市| www.hg85345.com:江都市| www.adapir.com:准格尔旗| www.paintsprayerelite.com:手机| www.edcvanuatu.com:上栗县| www.guitartrick.net:康平县| www.mfcsj.com:开平市| www.accommodations-around-the-world.com:乌鲁木齐市| www.voltthemes.com:三门峡市| www.enxuemi.com:镇康县| www.jy-zaoxing.com:奉化市| www.bebeksekeri-tr.com:延寿县| www.skywzpt.com:海南省| www.premium-bux.com:军事| www.emlakdukkaniist.com:齐齐哈尔市| www.northgateterrace.org:两当县| www.626190.com:五台县| www.agnum100.com:泗洪县| www.dwgmax.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letsbecomefit.com:会昌县| www.maxxsaccessoires.com:绩溪县| www.steinblogger.com:和顺县| www.yang-xx.com:贞丰县| www.czyxjx.com:峡江县| www.wwwr26006.com:邢台市| www.laithu.com:盐山县| www.moto-journal.com:筠连县| www.m2667.com:樟树市| www.cn-ourui.com:日喀则市| www.shishibo4646.com:呼图壁县| www.rphstc.com:桑日县| www.fionarr.com:嘉荫县| www.agence-merevimmo.com:西藏| www.mowgliden.com:上思县| www.cp0266.com:澎湖县| www.yingjun888.com:冀州市| www.zimuv587.com:东港市| www.dualbux.com:大余县| www.kmnwr.cn:嘉定区| www.janainaewilliam.com:邹平县| www.fifth-wheels.com:喀什市| www.natural-cuba.com:绍兴县| www.bestjav4you.com:社会| www.sky161.com:定安县| www.toystorez.com:盘山县| www.tyaslab.com:高雄县| www.digishoppy.com:正定县| www.kagithanecicekci.com:措美县| www.boomtownbabylon.com:平度市| www.mikeharris-em.com:汉源县| www.gratefulsparrow.com:万盛区| www.qzxihu.com:太保市| www.blissfuljapan.com:淮阳县| www.hokhauhanoi24h.com:广元市| www.shaileshsinha.com:襄垣县| www.zainvista.com:宁化县| www.hse6.com:佳木斯市| www.n-p-z.com:辽宁省| www.gottumblr.com:肥城市| www.shreesuryawood.com:高陵县| www.hangangcamp.com:健康| www.luo18.com:临夏县| www.bwbuffaloridgeinn.com:渭南市|